您现在的位置 > 首页 > 留学海外 > 留学心得


  公告通知 >>MORE
◇2018年学生项目选拔通告(10.11更新)
◇[报名通知]2018年赴台湾高校交换生、自费研修
◇[推荐名单]2018年春季学期赴台湾辅仁大学交换
◇[面试通知]2018年春季学期赴台湾辅仁大学交换
◇[项目宣讲]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接收国家公派研
◇[报名通知] 2018年春季学期赴台湾辅仁大学交
◇[报名通知]关于受理我校学生申请CSC奖学金赴
  留学心得 >>MORE
2013年赴韩国顺天大学文化理解项目交流感想 2013年赴韩国顺天大学文化理解项目交流感想
曾健勇经管学院 金融工程专业2013年7月赴韩国顺天大学文化交流 韩国,对我来说,本应该是没有任何交集的:我对所谓的"哈韩"没有任何兴趣,除了知道韩庚,江南Style,就再无更多的认
学生交流感想辑选(2013年) 学生交流感想辑选(2013年)
冯杨数理学院 数学专业 2012年9月-2013年1月赴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访学 学生:在伯克利,学习完全靠自己的主动。走在校园,随时可见读书的学生,在草坪上、长椅上、吃饭时、
2012年赴台湾高校交换学生学习生活体会辑选 2012年赴台湾高校交换学生学习生活体会辑选
一、学习1、教材和教学理念 为什么去台湾要有良好的英语基础?几乎台湾所有的教授都是赴美赴日的博士,因此教授在选择书籍的时候一律是英文原文书。面对这些厚厚的全英文的
  相关下载 >>MORE
◇国家公派留学调整申请表
◇北京科技大学“行知世界”学生海(境)外交流资助
◇关于本科生参加海(境)外学习交流项目的管理规定
◇离校手续相关表格下载
◇学生项目学习期限调整申请表
◇北京科技大学学生复学申请表
◇北京科技大学学生申领护照(通行证)登记表
 
2010参加SFA高端访学海外学习项目 - 崔继斋
时间:2011-03-29 18:39:00   来源:学生项目   作者:学生项目   点击:


 

 

在台湾和美国的学习与生活
北京科技大学 崔继斋
 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日
     我曾有幸前往台湾国立成功大学、美国普渡大学各交流学习一个学期。连同我的母校北京科技大学,我的大学四年在中国大陆、台湾和美国三个地区完成。我要感谢母校给我提供了这样的机会,我也愿意留下这样一篇文字给学弟学妹,作为你们选择交流项目的参考。
一、台湾篇
    2009年底,我给妈妈打电话说我要申请去台湾,妈妈的第一反应是:“你要去那么乱的地方!”这很可以代表大多数大陆民众对台湾的看法。通过二十年的新闻轰炸,大家除了认为那里地震台风比较多,再就是蓝营绿营掐架,从大街一直掐到议会讲桌。看过一些台剧的朋友,又会担忧当地是否黑社会横行,诸如“竹联帮”光天化日上街砍人。
    说我当时是放心地去了,那也确实是矫揉造作之词。但与此同时,我也怀着小小的期待:好吃的热带水果,温润的气候,超嗲的台妹……2010年2月27日,随着台湾中华航空的大灰机渐渐穿过浅浅的海峡,我越来越忐忑不安。当然,忐忑不安的后果就是心跳加速满脸通红,满脸通红的后果就是过海关的时候被做检疫的台妹叫住,问我是否喝酒了。她读取了耳温计上的数据,又放心地说:“请不要担心,体温正常,祝您健康!谢谢您!”
    我羞涩地说谢谢。这是我对台湾的第一观感。
成功大学
    成功大学的课堂是自由而活泼的。大多数教授都会允许学生在教室里吃早餐,自由提问总会受到鼓励。课堂上常常充满了笑声。老师丝毫不介意自己在背对同学叽里呱啦狂讲一通的时候,有人突然打断他提出自己的质疑,或者让他把刚刚的某个知识点再解释一遍。类似于整个教室在自由辩论的场景,在我所在的课堂上出现了无数次。
    各科期末考试时间也是随意的,教授在课堂上跟大家商量商量,考到哪一部分,什么时候考,然后就这么定了。不过由于这边随堂小测或者期中考试比较多,一门课程总会有两到三次测试,再加上所有的作业成绩,加到一起来算课程分数。所以,在成功大学学习的感受就是,整个学期都感觉忙碌而充实。
    不过,两岸人民的显著特性是,抄作业是很正常的事情。不过在成大,你要是连期末论文的都敢抄的话,那你就太小看老师当掉你(就是大陆说的挂科)的本事了。这里的学习氛围跟大陆差不多,教室里总有人抢着坐前排,也总有人在后排睡觉,或者补一下其他科目的作业。不过,如果你是一个热爱科学又上进的孩子,那么这里就是你的天堂。且不说这里极大的选课自由度,可以让你修习任何你感兴趣的课程;教授也会对你提出的问题与你进行深刻的探讨,甚至会主动为自己的实验室做广告,邀请本科生进去做研究。当然,这我都是在用北科大和成大做比较,或许我们大陆的清华北大也可以做到如此出色。庞大的图书馆和先进的设备无须多谈,这本身就是一个先进的、充分发展的社会所带来的优异物质条件。
    我选修的研究生课“机器视觉”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。随着课程的深入,退选的人越来越多,最后就只剩下四个人还在修习了。蔡明俊老师依然在很认真的讲授,助教也一直按时给大家批改作业。做完期末报告后,我问蔡明俊教授可否给一封推荐信,蔡教授欣然应允。我问是否需要采取我自己打个草稿,教授看过之后再签名这种方式。蔡教授很诧异的看着我,说当然是他亲自帮我写了,仿佛从来没有听说过推荐信还有学生自己写这种情况。当然,在大陆,几乎都是学生自己写推荐信,再去找老师签名。我感动得一塌糊涂。
    成大的社团种类很多,也有在我们看来是传播邪教的社团。每个社团都会有自己固定的办公室,用来存放设备和组织活动,学校也会为社团提供资金支持。我个人认为,成功大学的社团比北科大的社团活跃得多,几乎每周都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社团活动邀请大家去参加。从拉手社,为不善言谈交际的同学设立了交流的舞台,到铁道社,坐火车出去环岛旅行。我加了桌球(乒乓球)社,每周都去中正堂,在巨大的蒋中正的挂像下打乒乓球。在桌球社的期初社大(类似于新老社员见面会)上,大家对我非常感兴趣,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活生生的大陆人,而且这帮人特别喜欢听我说话(口音有趣)。我们深入的聊了一些两岸在政治文化方面的差别,他们一脸困惑着听我讲大陆现在怎样怎样,并不是他们心目中的那种全国人民集体挨饿,或者已经到处都是高楼大厦的情况。他们一脸困惑着听我讲市委书记是比市长的官要大的。去台湾之前,大陆人可能都会觉得台湾人很“娘”,其实去了之后才知道,不能称台湾人“娘”,人家是客气和有礼貌。难道非要没事吵架瞪眼才算生猛,才是纯爷们吗?在我们看来,台湾同学在跟我们讨论两岸差别的时候,总是显得过分小心翼翼,生怕哪句话伤害了我们。其实我们都觉得,你们随便问。当然,现在看来,每认识一个新同学,一段时间混熟了之后,他们就会问我们相同的一些问题。譬如独生子女问题,譬如言论问题,譬如历史的描述问题。

 

 
台湾的生活
    台湾的电视节目很与众不同。吃饭的时候,电视上一直在播送新闻节目,我们几个交换学生的观点是:怎么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都往电视里放!甚至包括某个幼儿园有个儿童走失了,警方正在全力寻找;路边发生了个小车祸;有人被抢劫;路边有人打架等等。虽说也有关于“领导人出访”“议员接待外宾”这种大陆人看来能算做“新闻”的新闻,但与新闻里的各种民生小事相比,篇幅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。刚看台湾的新闻时,你会有一种恐慌:台湾这么乱!其实我们台湾的治安不错,至少我们十一二点上街,从来没有担心过安全问题。只是台湾媒体过于关注民生,任何一点让人民不爽的事情都会被拿出来疯狂炒作。这里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们起先会认为台湾“乱”。我们把人家的新闻都转载的……
    所以请不用担心,放心地去吧!
    不过,我们之前认为的人民上街示威,议员在议会里打架都是存在的。只不过台湾人对于这些事情已经见怪不怪了,似乎也不对他们的生活造成什么困扰。对于我们潜意识里的“台湾人不努力工作就知道没事去示威”这种想法,同行的严琦同学曾经在ECFA(两岸经济协定)将要签署时混到了台北的绿营示威人群中。他发现示威者是以各种在家退休的大爷大妈为主,也就是平常没什么事干的人。不知道这是因为他们闲的没事干才出来。
    说到蓝营绿营,我曾经问跟我关系比较好的几个台湾同学“你们是蓝营的还是绿营的?”他们表示困惑,然后又悄悄跟我说,在台湾问别人蓝绿身份是不礼貌的。他们认为,正常人没有主动去加入政治团体的,并且加入蓝营绿营的同学,都是那些不是很理智的愤青之流。大多数人过的生活,都是脱离的政治的。
    台南市是绿营的大本营,绿营已经连续N年在这里执政了。鉴于绿营的“台独”和“反中国大陆”政策,我曾经担心走在台南街头上会不会被识破身份,遭到暴打。我只要一说话,台南人就会听出我的大陆口音,但他们从来没有侮辱我或者嘲笑大陆,更多的是对你感到很好奇,会询问你如何来到台湾,家乡是大陆哪里,在哪所大学交流。和善的交流结束后,他们还会鼓励我“要好好念书哦!”的确很让人感动。后来我才明白,台南的绿营市长之所以连年当选,绿营的人在当地占了大多数,而是这位市长确实治理有方,带动了城市的发展,才使多数普通民众投票给他。谁干的好谁就上台,与蓝绿无关。这种脱离了政治的平淡生活很有意思。
    再说说吃。作为一名北方人,在台湾我第一次见到莲雾、芭乐、释迦等水果,味道不错。此外就是好吃的各种小吃了。台湾的小吃极其丰富,我们北科大几位交换生也得以一饱口福。在台南的花园夜市上,小吃的种类多到了你去吃十次都不能挨个吃一遍的程度,从鸡排、豆花、虾卷到担仔面、蚵仔煎,都是那种只占用少量胃部空间却严重满足味蕾的食物。台湾人的吃剩的碟子里几乎没有留下的残羹剩饭,我认为比大陆人要节约。
    在学校食堂食堂与校外的小店,一顿饭均需花费50-60台币,合10-12人民币,高于北科大学校食堂,与在北京横行的各种“成都小吃”齐平。就食物的质量而言,我觉得60台币买到的牛肉面,质量比北京12元买的牛肉面高得多。可以这么打比喻,我在北京吃的牛肉面,应该称作“牛肉面面面”,但在台南迟到的牛肉面,则是“牛肉肉肉面”。作为一名山东人,在大陆吃了二十一年面条,早已经熟悉了牛肉面中肉和面的正确配比,养成了吃多少口面、就一口肉的吃法。来到台南吃面条,我还是按照老习惯来吃面,结果碗里剩下好多肉。当然,台南的物价消费水平与台北相比还是比较低,把台南和北京作比较是不太恰当的。但是可以确定的是,台湾的消费水平高于大陆,并不是因为他们“赚得多”,而是因为他们“吃得好”。碗里肉多嘛。
二、美国篇
    我于10年8月至12月通过SAF组织前往美国普渡大学进行交换学习,这是一段让人难忘的经历。普渡大学以工程科学出名,他们的机械专业更是在美国排名前十。对于打算申请赴美读研究生的同学而言,大四上这一学期需要完成至关重要的文书准备、选校、寄送材料等申请事务。所以在这四个月里,与我在台湾经常外出游山玩水不同,我更多地选择了待在图书馆和实验室。
    我就通过我选修的课程内容,来讲一下我的经验吧。在普渡大学,以4开头的课程是为大四学生准备的,以5开头的课程则是研究生院的课程。我在选课的时候,是抱着要选一些在国内上不到的课的想法的。以下是我的课:
ME 444 CAD and Prototyping
ME 463 Engineering Design
ME 497 Mechanical Engineering Project
ECE 569 Intro to Robotics
ME 575 Theory and Analysis of Control System
 

 
    在这里面,实践性的课程有三门。其中,ME463等效于国内的毕业设计,我跟5个美国同学一组,领取700刀的资金,设计制作了一种四推进器的水下机器人(Underwater Remote Operation Vehicle)。不得不说,老美确实动手能力极强。从基础来说,我那几个美国同学,一个个都能熟练使用车铣刨磨各种机床、电钻、喷漆……这也与本科生可以随意进入使用机械系里面的加工车间有关。而我们北科大的同学,往往大学四年里只有金工实习这一次机会,可以动手操作一下各种车床,还往往是好多人共用一台。在这门合作性的课程里,几个美国人一直都尽自己所长为团队做出贡献,有人开车带大家出去买加工材料,有人从家里带各种工具到实验室供大家使用,合作的非常愉快。后来在系里的毕业设计评比中,我们获得了系里的Malott Innovation Award第三名,及每人200美元奖金。这也是对我们付出无数个日夜在这个项目上的回报吧。
    不过美国的毕业设计跟国内的毕业设计不同。美国是做一项大型的project,获得一门课的学分,而我们国内则是大四第二学期的整个都在做毕业设计。在一开始,负责选课的advisor并不同意我选修毕业设计,理由是我并非将要毕业的学生。但后来他了解到我只是exchange student,又同意我不按照他们的教学计划的要求来选课了。所以,想参加美国交流项目的学弟学妹们,也应该可以获得比较大的选课自由度。
    ME497这门课,则使本科生有机会可以进入实验室,帮教授做一些项目。我在某实验室做了一个学期,成功拿到教授的推荐信。不过,这也是我缠着问老师要事情做的结果。她后来告诉我说,他们实验室之前也有像我这种visitor愿意来帮忙,不过她一直不愿意给visitor一些实质性的工作来做。我是他们实验室第一个做了些实质性工作的exchange student,所以教授愿意帮我写推荐信。在我临回国之前,教授告诉我说不要把她们的研究内容和方法泄露出去,所以我不能把实验室的名字写出来了。
    我还修了两门研究生的课程。选修研究生课的好处是,将来读研究生的时候,可以把学分转换过去,从而少交学费,并且提前毕业。不过,两门研究生课的压力的确很大,一个普通的研究生,每个学期学的研究生课也不过在三到四门。所以在选课的时候,还是最好咨询一下这个专业的学长学姐。
    在普渡大学交流的这段时间里,我的英语水平确实得到了很大的提高。在刚去的前两个月,我基本上是出于听不清、说不明白、只会看的水平;后两个月,我就基本上可以自如地与老美交流了。一个可以参考的数据是,我在10年2月考过托福一战94分(口语19),在美国待了两个半月之后重考托福,成绩就上升为105(口语24),而这个总分105口语24成绩,美国任何一个大学都不会用托福拦住你了。或许,这也与我的选课方式有关。因为我选的三门以4开头的课,都是跟老美合作做project,每周有数次讨论,只能强迫自己去听懂他们在讨论什么。如果我选择的是那种大课堂灌输式的课,或许对英语的提高效果就没有那么好了。英语能力的提高与我的黑人室友也有关系。一说到黑人,大家的第一印象往往是奥尼尔那种大块头。不过我的舍友是威尔·史密斯那种睿智型的,热情好相处。他说他最喜欢的电脑游戏是《三国志》,对中国很感兴趣。总之,多听多看多聊,这四个月绝对对你的英语有着本质的提升。
    我觉得大四第一学期出国去交流确实是不错的选择,至少在申请方面会获得不少方便。比如,留学申请中很让人头痛的个人陈述(Statement of Purpose)部分,我就是自己写好初稿之后,请普渡大学的Writing Lab的老师免费帮忙修改的。在美国,每个大学都会有这样的机构,帮助本校申请研究生或者找工作的人修改个人陈述和简历。在这里,你还可以直接进行面对面的套磁,对于想读Ph.D.的同学来说,这绝对是个莫大的福音。比如我ME497这门课的老师,对我在他们实验室的工作很满意,说如果我愿意继续跟她读的话,她可以帮我寻找funding。这就代表套磁成功了。
 
三、结语
    从大二我有去境外交流的想法开始,我就养成了一个特殊的“癖好”并保持至今,那就是每次开电脑,一定会登陆一次北科大的国际交流处网站。上大学了,就不要指望老师会像高中那样把食物放到学生的嘴边上,机会是要自己去争取的。大二的一天中午,我照常进入国际处网站浏览,发现下午有赴台湾校际交流项目的说明会,便与告知舍友,打算参加。去了之后才发现,机械学院的一共就去了我们宿舍的五个。一周后,这个项目面试的那一天,整个机械学院来面试的人,也就是我们宿舍的两个人。结果是,打算从机械招两个人,一共只有两个人报名,于是我跟室友得以去台湾了。
    开始我还认为这个项目如此冷门,大家都不想去。后来很多别的班的同学听说我要去台湾了,问我是如何报名的,我才知道,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一个机会。而这一项目的通知早已经贴在了机电楼的大橱窗里,我们这一届的很多同学也没有常看大橱窗的习惯。对交流项目感兴趣的同学,请主动、热烈地追求它吧!
    我也浏览过其他大学的国际交流处网站。个人认为,从校际交换项目的数量上而言,我们学校的国际处绝对可以挤掉一半以上的985学校,排在全国前列。这是我当年报考钢铁学院时,所未曾料到的。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,我们“崇尚实践”校训,也在这里得到了很好的体现。感谢母校的国际处为我们提供了如此多的机会。
    如果条件允许,参加校际交换项目的确是让人终生难忘的事情。大学不再仅仅是上课、考试,境外交流学习将成为一段令你自豪的、别人不曾有过的新的体验。我们真正地用几个月的时间,结识新朋友,学习新知识,深入到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文化中,你的世界里将出现一片全新的天地。这段有趣的经历一定会在你大学四年的回忆里熠熠生辉。
学院:机械学院
   专业:机械工程及自动化
   学号:40740271
  姓名:崔继斋
 
【打印本页】 【回到顶部】 【回到首页】
上一篇:2010参加SFA高端访学海外学习项目 - 殷鸣
下一篇:2010年赴台湾大学 - 史婧


+友情链接
 

版权所有 北京科技大学 国际合作与交流处 & 港澳台事务办公室 | 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30号 | 邮编:100083 | 到中国学习,欢迎来北京科技大学!